2018北京大学“大学堂”顶尖学者讲学计划——王士元:语言与人类演化

 

 

2018北京大学“大学堂”顶尖学者讲学计划

 

王士元

应北京大学“大学堂”讲学计划的邀请,世界著名语言学家、香港理工大学语言与认知科学讲座教授王士元(WANG, Shi Yuan William)教授,将于201856-13日访问北京大学,发表题为“语言与人类演化”(Language & Human Evolution)的系列演讲(3讲),并与国内从事语言学研究的学者展开对话交流(1次)。活动安排如下:

一、系列讲座  

第一讲

从直立人到说话人到神人 

From Homo erectus to Homo loquens to Homo deus   

时间:201858日(周二)15:00-17:00

地点:北京大学二体地下B101报告厅  

讲座嘉宾学术研究简介和致辞: 

陈保亚(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主任) 

主持人:

孔江平(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语言学实验室主任)


第二讲

 设计特征、多样性与传递 

Design features, diversity, & transmission 

时间:201859日(周三)15:00-17:00 

地点:北京大学第二教学楼301

主持人:

汪锋(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副主任)  

 

第三讲  

习得、变异及消退  

Acquisition, variability, & dissolution  

时间:2018511日(周五)15:00-17:00

地点:北京大学第二教学楼301

主持人:

陈保亚(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主任)

 

演讲语言:英语、汉语普通话

以上讲座向听众公开,无需预约

 

二、学术对话会

 

三场讲座的讨论 

Discussion of materials from the 3 sessions 

时间:2018512日(周六)15:00-17:00 

地点:北京大学人文学苑6号楼中文系 B124

主持人:

汪锋(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副主任)

 

 

三、主讲人介绍

 

王士元教授是世界著名语言学家,他提出的“词汇扩散”理论是华人学者对世界语言学界做出的经典贡献之一。王士元教授于1960年取得密歇根大学博士学位,1963年至1965年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新创立的语言学及东亚语言文学两系任副教授兼系主任,1966年至1995年任加州伯克利大学语言学教授,1996年至2004年任香港城市大学语言工程讲座教授,2004年至2015年任香港中文大学电子工程系研究教授,2015年至今任香港理工大学语言与认知科学讲座教授。1973年,王士元教授创办《中国语言学报》(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王士元教授曾担任国际中国语言学会首任会长(1992),获得北京大学荣誉教授(2010)、香港中文大学荣誉教授(2015-2018)、上海人类学会终身成就奖(2017)等学术荣誉。

从学术史的角度看,王士元教授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重大贡献,首先是提出了词汇扩散模式,成为历史语言学中的具有世界影响的一个经典理论模型;第二,他在语音学和音系学方面的研究,尤其是声调方面的研究,具有开创性的贡献。王士元教授一直注重提携后进,尤其注意培养大陆青年学者,目前在国内语言学界具有较高声望的许多学者,都曾直接或者间接地受教于王士元教授门下;王士元教授一直致力于推广和鼓励中国语言学研究,致力于介绍和传播国内优秀学术成果,1973年创办《中国语言学报》(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在国际上具有较大影响力。由王士元教授主编的The Oxford Handbook of CHINESE LINGUISTICS 也成为学术界了解中国语言学的一个重要窗口。王士元教授研究视野广阔,极具跨学科合作视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广泛开展与计算机、数学、基因、考古的跨学科研究。他积极推动的演化语言学研究,成为目前语言学跨学科研究的重要方向。

王士元教授于1979年夏天赴北京大学中文系讲授实验语音学,共讲授11讲,并做4次学术报告,后1983年由《语言学论丛》第11辑将讲稿整理出版,该讲座对我国实验语音学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2009年赴北京大学做4次演讲,演讲内容结集出版了《语言,演化与大脑》(商务印书馆,2011)一书,对国内演化语言学的研究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四、讲座摘要 

讲座一: 

从直立人到说话人到神人 

From Homo erectus to Homo loquens to Homo deus

人类这个物种的演化历程中的第一个里程碑,是四百万年前我们开始直立起来。新的姿势改造了我们的身体,并造成两个重大发展:一、腾出的双手让我们得以发明工具;二、喉头的下降让我们得以发明语言。同样地,这些发展促进了大脑增长,并与倍增的大脑互动。人类从此迈向了文化演化之途,得以用比生物演化更快的速度传递创新。

人口互动的增加和文字的发明也是促使人类飞速演化的重要参数。随着科技不断更新发明新方法和工具,人类即使还不能造人,也几乎可以替换身体的各个部位了,这使人类差不多拥有了神的力量。人类对于大自然的无所不能使我们不得不时刻警惕,才不会身陷魔法师的学徒那样的窘境中。

讲座二: 

设计特征、多样性与传递 

Design features, diversity, & transmission

在巴黎和伦敦的学术界禁止谈论语言起源的一世纪后,Hockett发表于1960年、修订于1968年的开创性论文,又开始了关于这个话题的新一波论述。为了区别人类语言及其他沟通系统,他提倡了一套设计特征,并表示只有人类语言具备所有这些特征。我将从过去50年来的进展探讨这些设计特征,并讨论语言随着时间而越趋复杂的其他特征,例如歧义及系统性。

今日世界上的六千多种语言,也许最多是在二十万年前多源涌现的,但或许更晚。最早的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化石虽可以追溯到那个时代,但现代人类行为的考古证据却只能上溯到五万年前。

现代语言学始于19世纪印欧语系的历史研究,但它也有两个缺失:一是低估了印欧语系范围以外的其他语言的多样性程度;二是没有从宏观及微观的角度探索语言演化。我将讨论20世纪中叶以来尝试弥补这两项缺失的努力,包括重新兴起的对语言接触的关注。   

 

讲座三:  

习得、变异及消退 

Acquisition, variability, & dissolution

随着以心理学和脑神经学研究语言的科技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愈发知道语言习得如何在婴儿出生前就开始了,并在生命的暮年由于正常老化或各种形式的脑神经退化而逐渐消退。对大脑及其支持各类语言功能的组件的详细观察,让我们得以获取这方面的新知。19世纪研究大脑的先驱们虽得以识别出与语言相关的病症,却没有实时探查大脑的资源,无法运用电子技术准确地分析大脑的各个成分,比起他们,我们的进展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近年来人工智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一开始是受大脑研究的启发,但未来学家却臆测,将来人类和机器很可能会融合在一起,制造出一代代的半机械人(cyborgs),或发展出在各方面胜过人类的机器人。当电脑编程已经在西洋棋和围棋等赛局,或在Jeopardy益智问答游戏中击败人类时,我们就预先体验到了这种可能性。我们因此不得不正视人类智能和机器智能的极限何在。 


五、 活动组织

主办单位:北京大学   

承办单位 :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北京大学国际合作部、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   

赞助单位: 光华教育基金会

 

六、讨论参考文献

欢迎对这三场讲座所讨论的话题提供意见。

1.     陈保亚 (1996). 语言接触与语言联盟. 北京: 语文出版社.

2.     Damasio, A. (2018). The Strange Order of Things: Life, Feeling, and the Making of Cultures., Pantheon.

3.     Evans, Nicholas. (2010). Dying Words: Endangered Languages and What They Have to Tell Us. Wiley.蔡雅菁译. (2018). 一词一宇宙:丰美隽永的语言财富. 北京: 商务印书馆.

4.     Fox, D. (2011). "The Limits of Intelligence." Scientific American: 36-43, July.

5.     Greenberg, J. H. (1971). Language,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6.     Harari, Y. N. (2017). 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 Harper.

7.     Mufwene, S. S. (2001). The Ecology of Language Evolu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郭嘉、胡蓉、阿错译. (2012). 语言演化生态学. 北京: 商務印書館.

8.     Shen, Z. (2016). "横向传递和方言形成 (Horizontal transmission and dialect formation)."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Monograph Series 26: 21-54.

9.     Stringer, C. B. (2012). The Origin of Our Species. Penguin.

10.   Tomasello, M. (2008). Origins of Human Communication, M.I.T. Press. 蔡雅菁译. 王士元序. (2010). 人類溝通的起源. 台北: 文鶴出版社; (2012). 人类沟通的起源.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1.   Wang, W. S.-Y. (1978). “The three scales of diachrony.” Linguistics in the Seventies: Directions and Prospects. B. B. Kachru ed.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University of Illinois, 63-75. 王士元. (2013). "语言演化的三个尺度." 北京: 科学中国人 1: 16-20.

12.   Wang, W. S.-Y., Ed. (1982). Human Communication: Language and Its Psychobiological Bases. W. H. Freeman. 游汝杰, 潘悟云, 张洪明等译. (1987). 语言与人类交际. 广西教育出版社.

13.   Wang, W. S.-Y., Ed. (1991). The Emergence of Language: Development and Evolution. W.H. Freeman. 林幼菁譯. (2008). 語言湧現: 發展與演化. 中央研究院語言學研究所.

14.   Wang, W. S.-Y. and J. W. Minett (2005). "Vertical and horizontal transmission in language evolution." Transactions of the Philological Society 103.2: 121-146.

15.   Wang, W. S.-Y. (2011). "Ambiguity in language." Korean Journal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1: 3-20.

16.   Wang, W. S.-Y. (2014). "Ancestry of Languages and of Peoples (语言及人类的祖先)." 语言学论丛 50: 1-28.  

17.   Wang, W. S.-Y. (2015). "Some issues in the study of language evolution (语言演化研究的几个议题)." 语言研究 35.3: 1-11.

18.   Wang, W. S.-Y. (2016). Four phase transitions in language evolution. Language Evolution and Changes in Chinese /语言演化与汉语变化. I.-S. Eom and W. Zhang eds.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Monograph Series. 26: 1-20.

19.   Wang, W. S.-Y.  (In Press). “Language and the brain in the sunset years.” Routledge Handbook for Chinese Applied Linguistics. Churen Huang et al, eds.

20.   王士元. (2011). 语言、演化与大脑.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4).  語言、演化與大腦. 台北: 高等教育出版.

21.   王士元 (2013). "谁是中国人?" 科学中国人 8: 38-43. 

22.   王士元. (2015). "我們的兩門遠房親戚." 台北: 科學人 3: 74-77.


发布者:中心助理

发布时间:2018-4-17 14:54:4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