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语言学讲座系列第十九讲:孙朝奋——汉语形容词的度

 

 

 

博雅语言学讲座系列第十九讲:

  汉语形容词的度

  

报告人:孙朝奋  教授

  主持人:董秀芳  教授

  时  间:2018年9月14日  15:00-17:00

 地  点: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会议室(老化学楼207)

 

讲座摘要

       在应用类型学最新研究成果对汉语形容词的功能进行过细的分析时发现汉语和英语有很大的不同。英语有级(gradable)形容词为有度(specific degree),如good, better, best; tall, taller, tallest,有比较级-er和最高级-est的标记。汉语有级形容词(即朱德熙(1984)的性质形容词)可直接和程度副词“很”共用,但在类型学上与英语相异,为无度,在形态上没有比较级和最高级的区别。现行相关汉语形容词的说法,大多经不起进一步的逻辑推敲,如有说汉语光杆形容词为比较、程度副词“很”的功能为取消对比义(冯胜利、施春宏2015),虽然“昨天比今天冷”不能说成“*昨天比今天很冷”,但是忽略了英语同样也不可以说*Yesterday is very colder than today。况且无论有没有“很”,“今天冷”和“今天很冷”都可以说,“很”的功能不是取消对比义。也有说光杆形容词为隐性肯定,所以汉语需要显性肯定标记“很” (Liu 2010)。问题是在回答简单疑问句“今天冷不冷?”时,最常见的肯定回答是“冷”,不能说光杆形容词“冷”为隐性。 Kennedy (2007)说有级形容词在人类语言中广泛地有直接比较和间接比较两种,直接比较的句式基准有形态标记,间接比较句则没有形态标记,不同程度在语用上因语境中假设的基准而定。汉语的比字句、“跟……一样”等等句型就是直接比较句式,谓语形容词必需是无度,即不可带“很、非常”等程度副词。间接比较句没有固定形态的句型,程度副词的用与不用取决于语境和说话人心目中对基准的判断,如汉语祝福语因为文化上的原因不可用程度副词,如翻译英语I wish you a very happy Christmas,不能用“很”*祝你圣诞很快乐。“很、非常、最”等等程度副词的语义可以用一把程度表尺来表示(孙朝奋2018),其语义次序是固定不变的,这把表尺上程度副词的功能是为无度形容词定度,在该表尺上没有程度副词“更”的位置,“更”也能修饰无度形容词,但是没有定度功能,所以可以用在比字句,如“今天比昨天更冷”。相比之下,英语有级形容词含不同程度义,如very/*much/*well surprised, *very/*much/well acquainted, *very/much/*well needed,汉语则没有相应含不同程度义的形容词如“很吃惊、很熟悉、很需要”,都可以用同样的“很”修饰。另外,作为无度形容词,必须在程度副词定度后,才能带含比例义的修饰语,如“?百分之百好”略有不妥,但是“百分之百很好”就完全可接受。实际上,汉语虽然没有带度的过去分词形容词,形容词却普遍可以作动词用,形动詞(deadjectival verbs)带“了”,也可与比例义修饰语共用,如“百分之百好了”。这是因为汉语形动词表示状态改变,所以就有了可判断程度的语境了。在中古汉语出现V1V2复合动词以后,现代汉语形容词大量出现在V2的位置上,表示一个结果或新的状态如“长大、拉长、升高、看好…”。综上所述,“度”是理解和使用汉语有级形容词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因素,学界过去基本上没有看到汉语这一类型特点的重要性。
   

主讲人简介

       孙朝奋教授1974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1984年获美国俄勒冈大学语言学硕士学位,1988年获美国康乃尔大学获语言学博士学位,2010年受中国教育部聘为北京语言大学长江学者,2014年后至今为北京语言大学特聘教授。曾先后在香港城市大学和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工作。自1991年起,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主管中文项目,教授中国语言学和文言文(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并曾担任斯坦福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主任(2000-03,2008-11)、东亚研究中心主任(2006-09)。目前是国际中国语言学学会终身会员并曾任该学会副秘书长,秘书长和理事会理事。孙教授还曾经当选加州中文教师学会副会长和会长,美国中文教师学会副会长,会长(2016-17)。孙教授的研究领域是汉语历史语法、功能语法和汉语教育,曾经在Language,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Journal of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Journal of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ssociation,Language and Linguistics等等学术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1996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专著Word Order Change and Grammaticalization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2006年在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Chinese: A Linguistic Introduction, 2015年在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和王士元教授合编出版了The Oxford Handbook on Chinese Linguistics,2017年在英国Routledge出版社和Kecskes 教授合编出版了Key Issues in Chinese as a Second Language Research。

 

 


发布者:中心助理

发布时间:2018-9-10 16:16:4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