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成龙博士讲座

“语言学前沿问题”系列讨论会

时间:2005年3月9日12:30
地点:理科教学楼114房间

论羌语的数量词

黄成龙 博士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提要: 本文以功能类型学以及认知语言学的范畴化和原型理论为基础,对羌语数量词的语义、形态、句法和语用进行多层面的分析和描写。认为羌语类别量词(sortal classifiers)和度量词(measure words)语义上有别,但句法和语用上无区别。通过对数量词的分析指出羌语的量词比较丰富,但有些物质名词和抽象名词始终不带量词。量词一般与具体的名词一起出现。量词不是强制性的,除非说话人通过自身的感知(perception)为了强调事物的某一突出特征(salient property),量词才出现。

量词是以形状(shape):长形(一维)、叶形(二维)和圆形(三维)物体(类别量词)和尺寸(size)(度量词)为基础,也就是有形的和可以量化的名词是可以带量词。羌语量词的分类正好与跨语言研究得出名词范畴化是以形状、尺寸和生命度(animacy)为原型(prototype), 这一人类认知的普遍趋势(universal tendency)是一致的。

量词单独不能重叠,但数量短语可以重叠,表示“顺序、依次、连续”意义。量词与数词、指示代词和有定/无定结合要遵循一定的韵律规则:元音和谐。量词自身没有什么形态(曲折)变化,但在实际语言环境中可以带名词关系形态标记。量词主要做名词的修饰成分,当量词修饰名词时始终出现在名词后面。量词的语用功能,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量词可以做名词短语中心词,可以作为话题,焦点,回指或有指功能。

讲者简介:

黄成龙,羌族,香港城市大学中文、翻译及语言学系语言学博士学位,主攻语言类型学、功能语法,语言描写方法及汉藏语系语言研究,博士论文为《A Reference Grammar of the Puxi Variety of Qiang》。主要代表作有:《羌语复辅音的演变》、《羌语荣红话音档》、《羌语形容词研究》、《羌语音位系统分析刍议》、《羌语动词的前缀》、《羌语的音节弱化现象》、《羌语的存在动词》、《羌语名词短语的词序》、《Grammatical Sketch of the Qiang Language with texts and annotated glossary》(with. Randy J. Lapolla)、Adjectives in Qiang (with. Randy J. Lapolla).


发布者:doubtfire

发布时间:2005-3-5 22:52: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