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S WILL BE BOYS:激进语义学 vs 激进语用学



报告人赵贤
报告时间2017-06-15
讨论组语法理论与语言工程
关键词同语反复 构式 激进语义学 激进语用学
摘要或简介

Anna Wierzbicka,1987,Boys Will Be Boys: 'Radical Semantics' vs. 'Radical Pragmatics',Language, Vol. 63, No. 1

摘要
引言
1.Grice的准则:通用的还是特定于语言的?
2.一个替代解释
3.语境成为分析失败的一个借口
4.一种我们建议的语义元语言
5.语义表征
6.存在一个语义不变式吗?
7.英语同语式模式的迷惑性的形式
8.结论

口语中的同语式,例如War is war或者A promise is a promise常常被举例以证明Grice关于语言使用的解释。然而,本文显示,同语式在一定程度上是惯例的,特定于语言的,每一个同语式都有一个不能被一般语用原则完全预测的特定意义。
我们认为由各种同语式和类似的语言手段表达的态度意义应该由严格的自解释的语义程式来阐明。激进语用学被否定,如同走进了死胡同。我们将基于一种能够在统一框架内表征主观和客观意义的合乎逻辑的语义理论,提出一种综合的方法去研究语言结构和语言使用。

发布人zwd
发布范围校内
讨论记录

下载次数0
浏览次数1872

 登录后可执行更多操作


© CCL of   Peking University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