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Very Brief Introduction to the Semantics in LFG: Argument Structure and Glue Semantics



报告人王佳骏
报告时间2019-06-12
讨论组语法理论与语言工程
关键词语义计算,词汇功能语法,论元结构,Linear Logic,Gule Semantics
摘要或简介

本次报告基于Lexical Functional Grammar(2001)的第八章与第九章,简要介绍了词汇功能语法中的语义模块,包括论元结构与Glue Semantics。

句法和语义在语言成分组合的过程中遵循不同的组合规律和约束条件,且语义会影响句法组合。语义可看作是在世界知识的层面,也可看作是在论元结构的层面影响句法组合,词汇功能语法选择了后一种立场。在具体的设计层面,词汇功能语法参考了Dowty(1991)的Proto-Role argument classification proposal和Jackendoff(1983,1990)的Conceptual Semantics Framework,提出了Subject Condition(每个动词都要携带一个主语论元)、Function-Argument Biuniqueness(语法功能和语义角色之间一一对应)和Lexical Mapping Theory(将语法功能按±Restricted和±Objective划分为四类,并提出Intrinsic Classification和Default Classification两个优先度不同的原则),用于对特定动词在特定句式中的语义角色与语法功能之间的连接方式进行限定。

词汇功能语法将语义与语法功能(f-structure)相联系,而不是句法结构(c-structure)相联系。为了进一步表示辖域、量化等语义概念,词汇功能语法基于谓词逻辑、功能抽象(function abstraction)和变项约束(variable binding),提出了用于对语义组合过程进行建模的Glue Semantics及其所基于的线性逻辑(Linear Logic)。Glue Semantics与范畴语法类似,都是通过与具有一定类型的输入项进行“合并”来“消元”,得出最终结果。所不同的是范畴语法在句法结构层面操作,而Glue Semantics则与语法功能相联系,如此保障了语义组合规则在不同语言之间的普适性。本节以名词、一价动词、二价动词和限定词every为例,通过几个例句讲解了Glue Semantics的运行机制。

发布人王佳骏
发布范围全网
讨论记录

语言学的最终评价标准是工程层面的东西,是语文学的功夫,最终要服务于编词典、语言处理、教学等实际任务中。语言学研究分为“上帝真理派”和“游戏派”,务实的策略应当是采取“游戏派”的立场,从描写语言在真实情景下的运用出发,而不是一上来就追求抽象的普遍性原则,把维护普遍性原则作为工作的重点。层级性、递归性是语言的基本特性,词类、短语类、短语结构都可以画出层级性的树,问题在于层级结构可以分为理论的层级结构和具体语言单位的层级结构,前者是自顶向下“上帝真理派”的,而后者是自底向上“游戏派”的。

范畴语法的树是在组合过程中生成的,而词汇功能语法中的语义部分则是在c-strucutre已经生成的基础上构建出来的,所以范畴语法和glue semantics的组合不一样。CG不是基于短语的理论,因为短语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在归并的过程中生成的。

论元角色并不普遍,词类只有在全局分布下才能得到,事实上谁也不知道全局分布。语言学研究要相对谨慎一些。

词类系统的层级性是为递归性服务的,如果某个词只能在特定的地方使用,那这个词就不属于任何词类,而自成一类。构式把嵌套尤其是自我嵌套的部分丢掉了,不嵌套别人,也不被别人嵌套。

下载次数6029
浏览次数5683

下载文献(21.7 MB) 查看幻灯片(1.1 MB)  登录后可执行更多操作


© CCL of   Peking University  2019